我跟我的五隻貓,另兩隻雖然不在身邊 但我知道會有人把她們照顧的很好 我跟我的新生活 我生命中重要的人 我生命中重要的貓 我生命中重要的朋友

星期四, 4月 13, 2006

謝謝黃醫生跟紀姐

昨晚紀姐跟黃醫生到台中看病
紀姐帶了一大包孕婦裝要給我
聽到她在找我
趕緊打電話跟她連絡

我的手機自從上次沒有電後
就一直讓它躺在原地生灰塵 Orz
因為大家都知道我在養胎
沒事也不會吵我
所以手機也難得響
後來他沒電
我也就沒去管他....XD

看到紀姐真的好開心
請客時她跟黃醫生分不開身沒能來
但她有機會來台中辦事
還是惦記著要給我帶東西
本來聽她說是十幾件
今天因為衣架不夠趕緊去買
算了算總共是二十一件 XD

紀姐的東西不會差
有的走可愛路線
有的很正式
有的很居家
因為知道我夏天生
現在天氣也熱
都挑的是短袖或無袖的款式
料子也都很棒

紀姐跟黃醫生來匆匆去匆匆
還要趕回台北
覺得沒能好好招待她們很過意不去
走時紀姐還交代我找天回台北
她還有一堆嬰兒的東西要給我
心裡很感動
蠶豆爸看到這堆衣服
忍不住說人家幹麻對你這麼好

算一算認識紀姐跟黃醫生要三年了
當初怎麼認識的呢?
這跟我去作義工有很大的關聯

2003年的農曆年大年初二
養了十一的狗小狐
因為急性腎衰竭倒地抽蓄跟吐白沫
找不到之前看習慣的獸醫
想到認養地圖
趕緊上去找相關資料
而之前我在這個網站已經潛水好一段時間
因為覺得自己力量不夠
也就都一直沒有發言

在上面看到嘉慶的資料
雖然有二十四小時急診
但是大過年的
還是不抱希望的撥電話過去
沒想到居然有人接
對方聽我一面哽咽一面很快的要我把狗帶來
於是凌晨快一點
我抱著小狐飛車到嘉慶
來開門的就是穿著睡袍的紀姐
而接電話的就是黃醫生

這三天黃醫生每幾小時就起來看一次小狐的情況
因為有兩天晚上我都睡在嘉慶的沙發上
每隔多久就聽到黃醫生咚咚咚的從樓上下來
幫小狐調點滴給小狐藥
那時心裡很感動
因為他很認真的在幫我跟死神搶小狐

小狐一直拖到大年初四
是我受不了了
無法見到小狐放不下我
拼命的忍痛撐著
小狐的腦壓很高
眼睛已經像金魚一樣的暴出來
四肢也不閒斷的抽蓄
我跟小狐說
我們回家吧
如果你痛就好好的走
媽媽會好好照顧自己

於是我跟黃醫生還有紀姐說我想讓小狐在家裡走
她們同意了
但是居然借了我推針的機器設備
讓我回家可以繼續給小狐上點滴
那時我真的傻了
很小心的問要不要押金?
因為那個機器看起來就不便宜
紀姐很爽朗的說
不用
記的拿回來還我們就好

那時我更吃驚了
因為我對她們來說
不過是第一次上門的客人
之前根本沒來過
但是她們就這樣很相信的讓我把東西帶回去
不要我的證件也不要我的押金
甚至抱小狐上車時
紀姐還幫我撐了傘
因為當時在下雨

小狐走了後
把機器拿回嘉慶還
看著裡面住宿的貓
忍不住掉淚
紀姐一直安慰我說
小狐有我疼它最後有家人已經很幸福
她用手指指裡面的貓說
這些貓的家人還不知道在哪裡
我當下嚇了一跳
因為那些貓一籠一隻
有水有飼料有的甚至有罐頭
而且都很清潔
小一點的還有舖尿布墊跟絨毛玩具
我一直以為那是有主人的貓
被送來花錢住宿
結果都是在找家的浪貓
有的是義工的中途貓
更多的是被丟在嘉慶的棄養貓
而黃醫生跟紀姐忍不下心
雖然罵
但還是幫這些貓找主人

其實當時我還有兩隻貓
都是跟獸醫院認養的
但是一般的獸醫院
大部分沒有在送養這樣的流浪貓狗
收到有人丟在門口的棄貓棄犬
很多都是叫環保局帶走
有的不忍心的
就集中關在一個籠子裡給民眾認養
但是待遇跟環境當然就不可能太好
這點不能怪獸醫院
因為丟貓丟狗的人太多
如果獸醫院每隻都處理
恐怕也經營不下去吧

但是嘉慶不同
黃醫生跟義工間維持著良好的關係
義工們會固定來給這些貓狗拍照送養
而醫院也提供給這些貓狗環境跟醫療
其實這對醫院來說
還是很麻煩
因為醫院畢竟是營利事業
但是嘉慶的住院部位子往往不夠
這些浪貓就佔掉大部分
連她們自己本身客人的寵物想住院
有時都沒有位子

紀姐常常嚷著不收了不收了
但是當有這樣可憐的貓貓被送來或被丟棄
嘉慶又消毒籠子空位子給住

所以就是那時
我從潛著水的旁觀者
浮出來想幫忙盡點力
因為我很清楚記得抱著小狐那種
無處投醫跟找不到人幫的無助感
因為台灣認養地圖
我找到嘉慶
儘管小狐走掉了
但是我盡力了
不會有遺憾
小狐也會知道
這樣就好
所以我想幫忙
小狐走了
我有很多遺憾
後悔沒好好陪它
後悔沒對她好
很多很多的心情
想轉給流浪的貓
嘉慶可以作
其他人可以作
那我也想加油
就這樣我才加入成了義工

紀姐跟黃醫生幫了我很多很多的忙
除了自己的貓跟中途貓
我的人生跟感情很多很多的問題
都承蒙她們的幫忙

紀姐知道我後來家裡貓口眾多
還用很低廉的價格
幫我叫飼料跟貓砂
甚至那半年到一年
因為那一段八年的分開到跟蠶豆爸
我心裡焦躁不安
把自己封閉的非常利害
除非我自己願意
否則沒人找的到我
手機關掉
NSM封鎖掉一堆人
但是那時只有幾個人知道我的心情
聽我所有的負面情緒
紀姐就是其中一個

現在我不在台北了
昨天看著紀姐跟黃醫生走掉
心裡熱熱的
有著說不出來的什麼
就真的說不出來

2 Comments:

Anonymous my-cat said...

害我看到眼淚都滴下來了
沒想到你是這樣進入義工的

10:10 上午

 
Anonymous miou said...

m~很感動~
我媽最近也拿了一些很新的小孩衣服給我阿姨的小孩,她說:現在的小孩都很有福了,撿到的衣服都新的不得了,有些似乎沒穿過!

但是我心裡面卻很深的感覺,怎樣算有福?現在的小孩物質越來越豐富,內心越來越空虛...
這樣真的有福嗎?

懂得感恩的人有福.

3:17 下午

 

張貼留言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