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跟我的五隻貓,另兩隻雖然不在身邊 但我知道會有人把她們照顧的很好 我跟我的新生活 我生命中重要的人 我生命中重要的貓 我生命中重要的朋友

星期五, 4月 13, 2007

台中榮總又四天

其實很不愛說醫院的事,
因為總覺得好多好多說不完,
像我剖腹生小孩時,
在醫院四天有超多新奇的經驗跟感觸,
九個月後,
因為老公呼吸中止症,
又睡到了台中榮總。

而這次的經驗跟生小孩那次當然是不同的,
中榮的婦幼大樓是新的,
而且全部是粉紅的油漆,
加上家家生小孩都是喜事,
所以產房大概是醫院最開心的地方了。

老公因為是小手術,
所以連雙人病房都排不到,
住的是耳鼻喉科的四人健保病房;
單人房我問過了,
那是給口腔癌或是鼻腔癌的患者住,
像我們這種的,
自己要掏錢也住不到。

雖然說是四人房,
但是中榮弄的還不錯,
而且是兩床用一間廁所;
老公九號中午十二點40分推進去開刀房,
家屬等候室的地方有一台電視,
上面跑馬燈是告訴你,
誰誰誰在幾號手術室進行手術,
誰誰誰已經推出手術室在恢復室等清醒,
進了手術室,
你跟摯愛的親人就剩那台電視維繫,
看久了,
就算小手術也讓人心煩心亂。

醫生說這個手術頂多一兩個小時,
但是十二點40分進去,
到三點半老公的名字還是在手術進行中,
我忍不住去按了手術室的電鈴,
進到手術室的大櫃台,
熟悉的那種很冷很冷的溫度迎面而來,
很奇怪的,
手術室的溫度不管春夏都調的很低。

櫃檯醫護人員幫我撥電話進手術間問,
後來說快出來了,
我很狐疑的說怎麼這麼久,
那個小姐說過程很順利,
只是老公的生理構造清創不好清所以比較久。

結果我又在外面等了一個多小時,
才看到老公的名字從手術室跳到恢復室;
再一個半小時候,
他才被推出來。

護士小姐跟我解釋說,
老公的喉嚨氣管太狹隘,
縫合以及清理傷口時很不好處理,
所以花了比想像中多的時間,
也害的我虛驚一場。

睡了家屬陪伴床四個晚上,
腰酸背痛到不行,
加上又想念兒子;
醫院的時間漫漫,
簡直像凍結了一樣;
好在是平安出院了。

這是兩個讓我感到悲傷的醫院情景

之ㄧ
醫護人員推清醒的病患出來時,
都會喊誰誰誰的家屬在不在,
然後等候的家屬就會快快跑上前圍在病患的推床旁,
跟著再一起回到病房。

在等老公開刀時,
一個老先生被推了出來,
護士小姐照例喊問家屬在不在,
喊了好幾聲,
沒有人回應也沒有人上前,
這時從床上傳來一個鄉音很重的聲音
沒有家屬啦!!
護理人員訕訕的喔了一聲,
便把床推去電梯間。

那一聲:沒有家屬啦。
一直鼓譟著我的耳膜,
眼睛也有點熱熱的。

之二
我們住的四人房,
當中三個病患都有家屬照料,
老公的小弟小弟妹也來看過我們,
隔壁床的先生年紀輕輕已經做阿公了,
看起來人緣不錯,
才住了兩天,
親朋好友已經來了好幾團,
對面床也是老妻緊隨身畔,
不像我還偷摸出去看兒子買便當兼租漫畫。

斜對面床的老先生,
從我們住院到出院,
始終孤零零的一人躺在床上,
聽說是鼻咽癌中期,氣管被切開插管,
不能進食只能灌牛奶跟打點滴,
老先生整天躺在床上,
動也不動的幾乎以為他是個蠟像,
眼睛空洞無神的看著病床旁的布幔,
巡房醫生跟護士會來問他,
要不要灌牛奶?
要不要請歐巴桑幫他洗澡?
他也只是用點頭用搖頭來回應,
不知道是沒有力氣,
還是根本不想跟人溝通了。

我們出院時,
我跟老公說:到今天都沒人來看那個老先生ㄟ。
老公看了看他點點頭,
我順著老公的眼睛看這老先生最後一眼,
老先生依舊空空洞洞的望著身盼的布幔。

4 Comments:

Blogger Annie Chang said...

To Ammy:

妳要不要撥個空去看一下那位老先生?

>.^

9:34 下午

 
Blogger Ammy said...

不敢啦 XD
老公開刀第一天晚上
因為一直要冰敷
我就整晚跑進跑出的弄冰袋
拖鞋聲音太大被對床的太太抗議
那位老先生也同仇敵愾的瞪了我ㄧ眼 Orz
哪敢跟他們再講話了 ToT

10:40 上午

 
Blogger miou said...

我連看到一個形單影隻的正常老人家,都有莫名的憂傷,有點不忍,不知道他內心對他的生命還有沒有期望! 小孩子就不一樣了,即使艱困的生活中,總還是覺得他有來日會有希望,可誰知道,哪一個人的明天會先到還是下輩子會先到?

4:32 下午

 
Anonymous MY-CAT said...

呼吸中止症跟睡眠障礙有沒同一種啊

7:21 下午

 

張貼留言

<< Home